如何得知自己正驾驭汽车于极限值上?

2016/06/151476℃

唯一获知道确切情况的方法是时时想着尽力超越极限值。从设备的角度来说可能有一定难度—除非你能够超越极限值并且在冲向草丛之间能够始终保持这样的极限。那是比较复杂的一个环节。

实际上,在能够驾驭汽车于极限值上并且保持一致时,你首先需要具备驾驭汽车超越极限值的能力。当车手驾驶时将超出理想滑移角范围,最终赛车所滑移的量比实现最佳牵引力所需的量多得多吗?不,这不是驾驶能够达到最快速度的方式,但是在真正了解何时赛车达到极限值之前,你需要有能力完成上述操作。一旦你驾驶的车辆已经超越了极限值—并且在跑道上的理想路线附近行驶—将车辆回调一些就会变得非常容易了。如果不具备过度补偿或者超速传动地驾驶汽车的能力,你是永远也无法达到极限值的。如果无法令赛车超速传动,你是永远没办法将汽车保持在极限值上的。

当你在驾驶一辆印地赛车时,由于它的极限值非常高,准确地确定这些极限值需要花费一点时间。直到达到极限值,我才能够驾驶一辆印地赛车,并保持其超越极限值的状态,此时,我感觉自己有能力将赛车的绝大部分潜能发挥出来。也就是说,我相信在能够始终保持驾驶汽车于极限值上的状态之前,车手必须驾驶汽车超越极限值。

在1994年位于底特律的印地大赛车中,我驾驶一辆搭载雪佛兰llmor“A”发动机的'92Lola—马力大约为100匹或在处于下坡趋势的跑道上达到更大马力。在第一次排位赛中,我跑出的成绩让车队比较满意—比上一年使用同一辆赛车时跑出的成绩快。但是,赛车出现小幅度推头(转向不足),因此我知道这里还有很大的发挥空间。

第二次排位赛时,我抛开赛车不管,根本没有试图调整转向不足。我所做的一切便是集中注意力在赛车驾驶上—更快地入弯,循迹刹车时刹车踩得重一点,在每个弯角处更早地踩油,并且在多个弯角之间猛烈加速行驶—渐进但平稳地加速。最终我的成绩比前一天比赛的时间快了整整一秒钟,赛车也未曾出现推头,而是比较松弛的(转向过度)。

这里有两点。第一点,我未曾尝试对赛车进行很多更改。我明白此时我的发挥空间还有不少—需要集中注意力在驾驶上,而非赛车。如果不理会出现的转向不足,在我想要加速时,转向过度会使赛车变得不可驾驭。我知道与跑道接触的轮胎橡胶面积越大,跑道会变得越具有抓地力。并且我知道在我加速行驶,更充分地利用轮胎潜能时,前车轮将可以获得更好抓地力。

第二点,对于自己驾驶赛车能跑多快,我从来没有调校一定限度。即使可能对于旧车来说,我第一次资格赛的成绩在人们眼里已经是可能达到的最快速度了,但我不会相信这就是极限值。我会想着还有一些上升空间的,这对我来说真的是非常有价值的一课。很多时候在你认为你已经将汽车驾驭在可达到的极限值时--有时候,可能是因为这个速度跟某位车手驾驶类似车辆时的速度一样快。你不应该固步自封。要相信永远都存在上升空间。

每圈的每个弯角处,你试图尽可能晚地制动。那该在哪里踩制动呢?能够让汽车以适当的方式转向并且可施行制动的最晚的时间。很多车手常会犯这样的错误,他们制动过完,导致赛车无法以适当的方式转入弯角。

以比你想象中最快速度稍快一些的速度进入每个弯角,进行必要地纠正操作以确保赛车在接下来通过弯角处滑移时能够保持平衡,并且能够尽可能早、尽可能大力地加速(仍然是轻柔地操作,保持赛车平衡性),以便达到最快直线跑道行驶速度。实际做起来或许会比我在这解释来得容易一些。

是的,另外不要忘记完全沿着理想路线行驶—或者至少距离理想路线不要超过四分之一英寸。很多车手在某个弯角处或单圈时能够做到这一点,但是每圈行驶不断地保持这一状态才是我们的目标。沿着错误的路线行驶,你也能驾驭汽车于极限值上—但是你是没法成为最终获胜者的。

一位驾驶汽车行驶速度慢的车手与一位速度快的车手之间的区别在于,驾驶汽车行驶速度慢的车手在沿着跑道行驶的一路上不能够始终保持将汽车驾驭在极限值上的状态。而一位驾驶汽车行驶速度快的车手和最终获胜者的区别在于获胜的车手能够始终沿着理想路线,驾驭赛车于极限值上。

对于自己驾驶赛车时是否已达到极限,我会在心中进行一下小检测。如果我感觉自己还能够更多些转动方向盘—过弯时,缩小弯角某一点的弯角半径而且不会引起赛车旋转或过多滑移的话,我就可以自己驾驶时还没有达到极限值。下一圈时,我会尝试将速度提高一些—以期更接近于极限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