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rton Senna da Silva/埃尔顿·塞纳

2016/04/191008℃

埃尔顿·塞纳·达·斯尔法(Ayrton Senna da Silva,1960年3月21日-1994年5月1日)为巴西著名的赛车手,曾经于1988年、1990年、1991年三度夺取F1世界冠军。塞纳于1994年圣玛利诺站一场事故中身亡。塞纳是赛车历史上最受欢迎的车手,相当受到车迷的爱戴,更被誉为F1史上最伟大的车手之一。

塞纳出身于巴西圣保罗市一个富裕的家庭,父亲米尔顿·达·斯尔法(Milton da Silva)在巴西拥有数个农场、牧场,并且经营零售商店和汽车修理厂。密尔顿本身就是一名车迷,受到父亲的影响,塞纳从小就从事赛车运动。塞纳在四岁那年首次驾驶父亲为他造的1HP卡丁车,到了13岁,塞纳开始参加卡丁车比赛。1977年,塞纳获得了南美卡丁车锦标赛的冠军。

初阶方程式时代

1981年,塞纳前往英国参加福特1600方程式锦标赛,并且得到冠军头衔。然而,塞纳的父亲反对他继续从事赛车运动,在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持下,塞纳只得暂时放弃赛车,回到巴西进入父亲的公司工作。但是四个月后,塞纳无法忘怀赛车,重新回到了赛车场上。

1982年,塞纳参加英国福特2000方程式锦标赛,再次得到冠军。这年迈凯伦车队(McLaren F1 Team)的老板罗恩·丹尼斯(Ron Dennis)对塞纳表示愿意赞助他参加英国F3锦标赛,条件是塞纳不可加入其他F1车队,但这个条件遭到塞纳拒绝。

1983年,塞纳在英国F3和马田·布兰度(Martin Brundle)展开激烈竞争,直到最后一站才击败对手夺得年度冠军。同年英国F3赛季结束后,塞纳前往澳门参加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并且获得冠军。

杜曼车队时代

1984年,塞纳加入了F1的杜曼车队(Toleman Racing),在第二站南非站就得到第六名,初次获得积分。在接下来的摩纳哥站,塞纳在大雨中驾驶毫无竞争力的杜曼赛车紧追迈凯伦车队的阿兰·普罗斯特(Alain Prost),最终由于雨势过大,大会发出红旗中止比赛,塞纳屈居亚军,但这场比赛埋下了日后塞纳和普罗斯特对决的因子。同年塞纳在杜曼车队未知的情况下,宣布和路特斯车队(Team Lotus)签约,因此在意大利站遭到车队停赛一场的处分。

路特斯车队时代

1985年,塞纳加入名门路特斯车队,在第二站葡萄牙站,塞纳驾驶路特斯赛车取得生涯第一个杆位,隔天正赛,塞纳更在滂沱大雨中独走,夺下他F1生涯第一座分站冠军。这年他一共得到两座分站冠军,以及7次杆位,年终排名第四名的佳绩。塞纳在排位赛,以及在雨天比赛都有相当杰出的表现,使他开始受到瞩目。

1986年,塞纳取得了两座分站冠军,以及8次杆位,在赛季前半段一度是世界冠军热门人选,但下半季路特斯车队的竞争力衰退,使他最终只以年度第四名做收。

1987年,塞纳同样只取得两座分站冠军,以及一次杆位,这时传统豪门路特斯车队已经逐渐没落,塞纳了解路特斯车队的状态已经无法帮助他更上一层楼,为了寻求突破,这年赛季结束后,塞纳离开了路特斯车队,转投迈凯伦车队。

迈凯伦车队时代

1988年,塞纳加入迈凯伦车队,与队友普罗斯特展开了F1史上一段极为传奇的对抗。这年迈凯伦车队的竞争力大幅的超前其他车队,在全年16场赛事中,总共取得了15场分站冠军。当中塞纳取得了8座,普罗斯特取得了7座。虽然年度总积分普罗斯特以105分胜过塞纳的94分,不过那时候F1 只有计算全年最佳的11场分站积分,因此塞纳以90分压过普罗斯特的87分,取得了世界冠军的头衔。

这年的葡萄牙站,在过弯时普罗斯特为保车位阻挡塞纳超车,两车出现碰擦,使得两人的关系出现裂痕,日后的竞争逐渐趋向激烈。(出自纪录片《永远的车神,塞纳》)

1989年,迈凯伦车队的优势仍然很明显,世界冠军的人选仍然不出塞纳和普罗斯特两人之间。第二站圣玛利诺站,塞纳违反了两人的“君子协定”,两个人的关系更加紧张,到了这年的倒数第二站日本站,塞纳企图超越普罗斯特,却反而和对方撞上,普罗斯特退赛,而塞纳虽然回到赛场上,并且遥遥领先过了终点线,但遭到FIA取消资格,使得普罗斯特得到了世界冠军。

塞纳在日本站的行为使他遭到FIA贴上“危险驾驶”的标签,几乎被剥夺超级执照。而且撞车事件也使他和普罗斯特两人完全决裂。

1990年,普罗斯特离开了迈凯伦车队,投奔法拉利车队(Ferrari F1 Team)。但和塞纳的冲突日趋白热化,同样到了倒数第二站日本站,这时情况和去年相反,普罗斯特必须击败塞纳才能保住争冠机会。排位赛塞纳取得杆位,普罗斯特第二,正赛起跑后,普罗斯特取得领先,到了第一个弯角,塞纳直接从后面将普罗斯特撞出赛道,塞纳得到他第二座世界冠军。

翌年,塞纳承认他在赛前就打定主意若无法取得领先就将对方撞出,目的是为了报复FIA一年前剥夺他到手的分站冠军。塞纳和普罗斯特两位传奇车手为了争夺冠军,连续两年在日本铃鹿赛车场发生碰撞,结果两人各获一次世界冠军头衔,但是也让两人变得势不两立。

1991年,法拉利车队的实力大幅滑落,塞纳开季四连胜后就持续保持领先,圣保罗大奖赛,塞纳从发车一路领先,但是在最后还剩七圈时,赛车变速箱卡在六档,此时赛车非常难操控,但塞纳从未在自己的家乡获胜过,他奋力一搏跑完比赛并夺下分站冠军,赛后他双肩背部痉挛,在领奖台上甚至举不起奖杯。最终塞纳击败了竞争对手威廉姆斯车队(Williams F1 Team)的尼哥尔·曼塞尔尔(Nigel Mansell),第三次夺下世界冠军。

1992年,这年是威廉姆斯车队独领风骚的一年,曼塞尔尔开幕战后豪取五连胜,使本年度赛季早早失去了悬念,直到第六站摩纳哥站塞纳才勉强压制住曼塞尔。这年塞纳仅仅取得3座分站冠军,和1次杆位,年度排名落到第四名,使他卫冕世界冠军失败。

1993年,威廉姆斯车队的表现依旧难以抵挡,相反的迈凯伦车队在失去了本田引擎之后,已经没有争冠能力,在开幕站南非站塞纳十分辛苦的力战死对头威廉姆斯车队的普罗斯特,但毫不是对手。塞纳全年16站中取得5座分站冠军,在摩纳哥站他取得第六座冠军,打破了二次世界冠军葛拉翰·希尔(Graham Hill)的五次摩纳哥站冠军的纪录,也是他连续五年获得摩纳哥站冠军。赛季末段,由于迈凯伦车队本年度的低落表现,塞纳再度兴起了转队的念头。

威廉姆斯车队时代

1994年,塞纳离开了迈凯伦车队,转投当时最强的威廉姆斯车队,希望迎来生涯第二个高峰。但是由于本赛季FIA开始禁止使用各种辅助驾驶的电子设备,并且设立“进站加油”的规则;而在当年的威廉姆斯FW16拆除了规则禁止的主动悬挂和循迹控制系统后,整体的操控变得极为困难。在赛前测试的焦点则落在迈克尔·舒马赫所隶属的贝纳通(Benetton)车队。贝纳通的车子虽然引擎比不上威廉姆斯,但采用车头上扬和大型破风板的新设计,下压力较大,操控性和敏捷程度都比尚未采用此类设计的威廉姆斯要优胜,塞纳在圣马力诺比赛前就表示对迈克尔·舒马赫的车速度之快感到惊讶。

在赛季的第一场巴西站比赛,塞纳在追赶舒马赫的途中失控,导致车辆熄火而退赛。而在第二场,在冈山赛车场举行的太平洋站比赛中,塞纳在比赛中段分别受到米卡·哈基宁(Mika Häkkinen)和法拉利车队的尼古拉.拉里利(Nicola Larini)追撞而无法完成比赛。在两场比赛中,尽管塞纳都取得杆位,但可惜都在中途因故退赛的情况而无法得分。在另一边厢,贝纳通车队的舒马赫则连夺两站分站冠军,以20分的差距对塞纳造成了极大的压力。

F1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场赛事

紧接着,塞纳以十分艰苦的状态迎接第三站圣马力诺站,这场比赛从第一天起不祥的事故就不断的发生。在4月29日的练习赛中,塞纳的同胞车手魯班斯·巴里切羅(Rubens Barrichello)发生了严重的事故,面部受到挫伤被送往医院治疗。隔天4月30日的排位赛,奥地利车手,罗兰德·拉岑伯格(Roland Ratzenberger)的赛车失控冲撞护墙,拉岑伯格的颈部折断,当场丧生。

拉岑伯格的死亡车祸,是F1自1982年里卡多·派拉提(Riccardo Paletti)意外过世以来第一位在赛道上失去生命的车手。这两起意外对塞纳的信心造成了不小的冲击,几乎令他心萌退意。讽刺的是,翌日大赛前的早上,塞纳与其他车手商讨重新成立一个车手安全小组去改善F1赛车的安全性。由于他的年资最高,他也被选为小组的领导角色。

逝世

5月1日的正赛,塞纳从杆位起跑后取得领先的地位,但是开幕二连胜的舒马赫从后面展开猛烈的追击,不断的对塞纳施加压力。比赛到了第七圈,下午2时17分,塞纳在通过Tamburello弯时,赛车突然失控,以310KM/h的速度直接冲向护墙(撞击前的速度为210~220KM/h)。

事故发生之后,塞纳被直升机直接送入博洛尼亚(Bologna)市内的医院。但是塞纳撞车时右边前轮连带断裂的悬吊挂臂弹出打中塞纳的头部,其中一支悬吊挂臂更如同鱼叉般直接穿透塞纳所戴的头盔再插入他的头盖骨中,在当天下午6时3分,塞纳已经呈现脑死状态。下午6时40分,在事故发生4个小时后,医院宣告塞纳不治,终年仅34岁。

根据事后的调查,塞纳的死因一般被认为有以下三点:

轮胎抓地力不足:因为当天的比赛一起跑就发生连环追撞事故,大会因而出动安全车(Safety Car)引导所有赛车绕行,直到第五圈才回到维修站,由于安全车出动的时间太久,赛车长时间处于低速行驶,造成赛车的轮胎未能达到工作温度,胎压下降,使得赛车的底盘与地面比一般情况更加贴近。塞纳的赛车在通过该夺命弯位的时候,底盘开始触及地面,车底气流中断加上车身在地面上滑行,使赛车的抓地力遽减,于是造成失控。

转向轴断裂:由于当天比赛前塞纳不断向车队反映赛车有转向不足跟转向过度的情形发生,让他必须十分吃力的操控赛车,但是因为临时找不到适合的零件,就是较长的方向盘转向轴,因此车队技师将转向轴锯开,再焊接上一段较细的钢管来驳长。不过,虽然事后发现肇事赛车的方向盘转向轴断裂,但根据赛车记录仪的数据显示,赛车冲向护墙之前的一刻,前轮是有转向的动作,换句话说转向轴很有可能是被撞断的,因此难以证实转向轴是在比赛时断裂,导致突发事故发生的时候,塞纳无法挽救失控的赛车。

异物飞击:因为起跑时的事故,使得赛道上残留一些赛车的碎片尚未完全清除干净,塞纳的赛车经过出事地点时,气流卷入碎片击中了转向系统,造成了赛车失控。

此后,F1赛车的的技术规则被大幅修改,活动悬挂系统以及加速控制系统遭到禁止,引擎容积也由3.5升减至3.0升,赛车前后的下压力被削减。此外,出事的伊莫拉(Imola)赛道也被重新修改。在FIA主席马斯·莫斯理(Max Mosley)大力提倡比赛安全与禁用电子装置的政策之下,往后20年的F1比赛也再没有车手丧生(直到2015年,法国F1车手儒勒·比安奇在事故后9个月逝世)。

1994年5月4日,巴西航空派出专机护送塞纳的遗体回到巴西,巴西政府为其举行国葬,超过100万的巴西民众沿途追悼塞纳。但是迈克尔·舒马赫缺席了这场葬礼(因为部分不理智的车迷认为赛场上舒马赫对塞纳的穷追不舍是导致这次车祸的原因,扬言要报复舒马赫,但这是相当荒唐的,在赛车场上后车追着前车是无庸置疑的,换作是塞纳跟在舒马赫后面他也会这么做)。巴西以国家元首的礼节将塞纳的遗体安葬在其家乡圣保罗市,在塞纳的墓志铭上刻着:“没有什么可以让我远离上帝的爱。”(原文葡萄牙文:NADA PODE ME SEPARAR DO AMOR DE DEUS.)

1994年7月,巴西国家足球队勇夺美国世界杯冠军,是历史上第四次夺标。全体队员在赛后出示一幅横额,上面写着:“塞纳,我们一起加速吧!第四个世界冠军是我们的了!”。

1997年,意大利政府在调查后,认为威廉姆斯赛车的安全性有问题,因此以误杀罪名起诉威廉姆斯车队的成员,案件辗转审判直到2004年才告一段落。赛车设计师亚德里安·纽维(Adrian Newey),技术总监帕崔克·海德(Patrick Head),以及车队老板佛兰克·威廉姆斯(Frank Williams)三人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和事故有关,因此被判无罪释放。

2000年,塞纳的名字入选世界赛车名人堂。

发表评论

访客   2017-04-11 19:05:04 回复该评论
谢谢
Q   2017-04-12 02:56:24 回复该评论
不用谢!但是为何而谢?